阅读者与文盲的大脑生理结构存在显著差异

科学家已经通过实验证实,文盲与阅读者的大脑生理结构存在显著差异。为了保证实验结果的准确和可信,科学家也是费尽了心机。 阅读者与文盲的大脑生理结构存在显著差异实验需要两组被试,一组具备阅读能力,一组不具备阅读能力,即文盲。 然而,如果所选的文盲是没有机会接受良好教育的底层民众,或是因为某些疾病使他们失去了学习的能力,那么,这样的被试与正常受过教育的被试做对比,就算结果有差异,我们也很难判定这个差异到底是因为识不识字造成的,还是两组人生活环境和人生阅历不同而造成的,还是因为疾病造成的。 最终科学家在葡萄牙发现一些特殊家庭,这些家庭由于没有钱让所有的子女都接受教育,会选择让年长的姐姐在家照顾家务,而让弟弟妹妹去读书。科学家筛选了12名6对来自这样家庭的亲姐妹,每一对姐妹的成长环境相似,社交活动相似,性别一致,各方面都相仿佛,唯一的差别就是姐姐是文盲而妹妹受过教育。 科学家对这6对姐妹进行了大量的测试,通过磁共振成像和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等先进的科学仪器设备,观察被试者的大脑激活反应,发现受过教育的妹妹们的胼胝体后部更厚(注:胼胝体连接左右大脑半球,它的增厚使两个脑半球的信息交换更多、更快、更有效)。 不仅如此,更多的实验也证实,健康的阅读者,无论是中文阅读者还是英文阅读者,都会不约而同地在左侧枕-颞区打造出一小块专门处理文字信息的脑区,脑神经学家称之为“文字盒子区”。 这块脑区不但接受和处理文字信息,同时还把处理后的信息发送到相关脑区。如果你看到“糖醋小排”四个字开始口舌生津,默默流下哈剌子,这就是“文字盒子区”的功劳。越是优秀的阅读者,“文字盒子区”对文字的激活反应也就越强烈越迅速。 阅读初期的大脑vs成熟的优秀阅读脑 不仅仅文盲与阅读者的脑结构不同。在对文字刺激的反应和处理过程方面,正在学习阅读的儿童的大脑与成熟阅读者的大脑也大不相同。 阅读是一件需要视觉、语言、注意力、记忆力、感觉脑、甚至运动等各脑区通力合作才能有效完成的脑力活动。但最开始,这种合作是不存在的。阅读者与文盲的大脑生理结构存在显著差异 想像有一个大仓库,十个工人没有明确的分工。进货时,十个人一起上去卸货、入库,出货时,十个人又一涌而上去取货、出库。闲的时候都闲着,忙的时候常常是都挤着在出货,进货却没人管了。因为你也进我也出的,最后帐上一团乱麻。这就是阅读初期大脑神经的状态。 科学家通过实验发现,在初学阅读的大脑中,兴奋点分散且不太有规律,左右脑平衡激活,好像十个仓库工人都认为这是自己的活儿来了,在整仓库地跑来跑去。 仓库经过一番管理和整顿,十个人有人负责进货,有人负责出货,有人负责理货,有人负责记帐……,各司其职,有条不紊。吞吐能力大大提高,失误大大减少。 当大脑被改造成优秀阅读脑时,在阅读中的反应就像高效的仓库一样有序:视觉区感受到文字后,迅速将文字信息传递给“文字盒子区”,“文字盒子区”将文字处理后,又迅速把处理结果分发到各知觉、感觉、运动区。 大脑学习阅读的过程跟仓库的管理改造工程相仿。最开始,脑神经的分工很粗糙,往往是多个神经元执行同一种分辨工作,最终通过学习和训练,发展到每个神经元对有限范围的刺激做精确反应,同时所有相关神经元又协同工作,从而掌握了快速阅读和理解文字信息的能力。 “仓库管理改造工程”相当不容易。阅读专家认为,即便是在良好的教育加个人努力的情况下,这项工程也要耗时近十年。 也就是说,整个九年义务教育期间,学校、家庭、孩子通力合作,才刚刚勉强能完成这项巨大的大脑改造工程,一方不力,都会造成工期延误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